粘连性肠梗阻手术治疗分析论文_黄兴智,刘彪

黄兴智 刘彪

(湛江市港区人民医院 524008)

【摘要】目的 对粘连性肠梗阻的手术治疗进行分析,探讨出可行合理的粘连性肠梗阻治疗方法。方法 根据我院2008-2013年118例粘连性肠梗阻患者的临床资料进行回顾性分析,针对不同的病情选择不同的治疗方法,将患者分为保守治疗组和手术治疗组,每组各59例,且保守组和治疗组患者在年龄、性别和病程等方面的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因此两组患者的临床资料存在可比性。结果  保守治疗组痊愈率可达98.31%,手术治疗组痊愈率可达52.54%,但保守治疗组的复发率以及死亡率明显低于手术治疗组。结论 虽然手术治疗组的复发率以及死亡法率较高,但是对于粘连性肠梗阻发展成为肠绞窄的患者是必须进行手术治疗的,并且在患者症状加重或者保守治疗无用的情况下,手术治疗也是必须的。

【关键词】粘连性 肠梗阻 保守治疗 手术治疗

【中图分类号】R574.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1752(2014)04-0094-02

患者的肠内容物在经过肠道受阻会形成肠梗阻,它是一种常见的急腹症[1]。肠梗阻的发生机制大致是患者的肠道解剖结构受到多种原因的影响而发生改变,引起电解质和体液的丢失,以及肠壁循环出现障碍或者坏死和继发感染等,从而出现休克、毒血症以及多种器官的功能出现障碍,甚至会引发死亡[2],其中粘连性肠梗阻占20%-63%[3],发病率有逐年升高的趋势。经过对我院2008-2013年118例粘连性肠梗阻患者的临床资料进行回顾性分析,从而探讨粘连性肠梗阻治疗的合理方法,并对不同的治疗方法的临床疗效进行观察整理。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我院2008-2013年118例粘连性肠梗阻的患者,针对不同的病情选择不同的治疗方法,将患者分为保守治疗组和手术治疗组,每组各59例,其中保守治疗组男性32例,女性27例,年龄19-76岁,平均(50.9±0.6)岁;并且发病的时间最长为15.5小时。手术治疗组男性34例,女性25例,年龄18-79岁,平均(50.5±0.6)岁;且发病的时间最长为15.4小时。所有患者的年龄、性别和病程等均无明显差异(P>0.05),因此两组患者的临床资料存在可比性。

1.2 治疗方法

针对不同的病情选择不同的治疗方法,分为保守治疗组和手术治疗组。

1.2.1 保守治疗:①一般疗法:通过禁食以及胃肠减压的方法降低肠内容物的量,同时纠正病人体内的水电解质和酸碱平衡;②中医疗法:由中医辨证理论,对患者实施一系列治疗措施;③润肠通便:为了刺激患者的肠蠕动,对患者实施灌肠,从而改善消化道的梗阻;④西医疗法:对患者进行广谱抗生素的静脉滴注;⑤其他治疗:采用莪术油、奥曲肽、激素等。

1.2.2 手术治疗:使用造影剂来决定是否使用手术治疗,如果观察到造影剂在12-24h内能够进入结肠,同时肠梗阻症状有所减轻,则继续采取保守治疗,直至患者痊愈。如果观察到造影剂在24h后只有少量或者没有进入结肠,与此同时患者的症状未有所改善甚至出现加重,则粘连性肠梗阻发展成为绞窄性的肠梗阻,这时需要采取相应的手术治疗,如小肠捷径手术、单纯的粘连松懈术、肠排列术等。

1.3 粘连性肠梗阻治疗疗效的判断标准[4]:①痊愈:患者腹痛、腹胀、恶心呕吐等相应症状消失,而腹部的气液消散,肛门也能够排气以及排便;②好转:上述症状有所减轻,不过未满足痊愈的标准或者引发了其他并发症;③无效:保守治疗12-24h后仍未出现好转,同时患者的症状出现了加重的趋势,则需将患者改为手术治疗。

1.4 数据处理:使用SPSS13.0软件处理临床中所获得的全部数据,用(x-±s)表示两组间的计量数据,对计量资料采用t检验,对计数资料采用χ2检验,如果P<0.05则差异显著。

2 结果

针对粘连性肠梗阻,根据患者的病情采取两种不同的治疗方法,其中保守治疗组的痊愈率可达98.31%,而手术治疗组的治愈率只有52.54%。保守治疗组的好转率为1.69,而手术治疗组的复发率高达16.95%,死亡率达8.47%,由此可见保守治疗组的复发率以及死亡率均明显低于手术治疗组,因此手术治疗组与保守治疗组治疗方法间的差异存在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期刊文章分类查询,尽在期刊图书馆

表1 比较手术治疗组与保守治疗组间的治疗效果[例(%)]

组别例数痊愈好转无效复发死亡

保守治疗组5958(98.31)1(1.69)000

手术治疗组5931(52.54)*7(11.86)*6(10.17)*10(16.95)*5(8.47)*

注:手术治疗组与保守治疗组的比较差异具有显著性,*P<0.05

3 讨论

粘连性肠梗阻是常见的急腹症的。肠梗阻存在很多类型,其中粘连性肠梗阻所占比例是20%-40%,其中80%是因腹部手术引发[5]。引发肠粘连的因素较为复杂,到目前为止仍未发现可行合理的预防措施,而与手术相关的方法能够减少肠粘连的诱发因素,比如在手术时最大程度地降低肠梗阻对肠管的化学性和机械性的刺激,尽量避免过密或者过紧地缝合缺损浆膜肠管以及外露线头,同时热敷时避免使用过热的氯化钠溶液浸泡的纱布[6]。手术时快稳准的操作,肠腔内的血液、渗出液、脓液的彻底清除,且尽量减少肠管的暴露时间,手术中冲洗肠腔使用的是氯化钠溶液,尽量将腹腔中含细菌的渗出液清除完全,从而有助于降低残留感染发生率,进而降低形成粘连。一般进行腹腔手术的患者术后均会存在少量的通便与通气,但是禁食后即停止;明显腹胀,较轻的腹痛和腹部压痛;大多数患者肠鸣减弱甚至会消失,无气过水声和金属音。因此,诊断粘连性肠梗阻的重要依据是患者的病史和相应的临床症状。

可根据患者的病史来判断是否出现粘连性肠梗阻,除此之外,还可根据B型超声、X线、CT等相关辅助检查(特别是X线的检查),并综合症状来进行更加准确合理的判断。另外,肠梗阻的类型较多,需要区别是单纯性或者绞窄性、不完全性或者完全性。根据不同的临床症状特点,能够推断粘连的类型,进而决定采取相应的处理方法。单纯性肠梗阻患者经过禁食、灌肠等保守的治疗方法会缓解很多患者的症状。但是在保守治疗期间要时刻关注患者病情变化,根据患者的病情需要以及辅助检查的结果,从而有助于判断是否进行中转手术。需要进行中转手术包括如下几种情况[7]:①单纯性肠梗阻患者在经12-24h的保守治疗后症状仍无好转甚至病情加重者;②有绞窄情况或者可能出现绞窄情况;③出现反复发作情况,因为每次发作均会一定程度地损害局部肠管,因此应积极主张患者进行手术治疗。

粘连性肠梗阻若出现以下情况之一,应考虑发展成为肠绞窄的可能性:①体温增高,血压降低,脉率提高,出现了早期休克症状,而抗休克的疗效较差;②腹痛发作较为急骤并且较为剧烈,且阵发性的腹痛转为连续性的腹痛;较早出现呕吐,同时较为剧烈;肠鸣音程度降低甚至消失;③对腹部进行按压时出现明显的痛感,并出现了腹膜刺激征。不对称的腹胀,隆起的腹部可触及包块;④X线显示胀大、突出、孤立的肠袢,位置不随时间而改变,或者存在假肿瘤阴影;⑤血清淀粉酶、碱性磷酸酶、白细胞计数、血清肌酸磷酸激酶(CPK)以及其同工酶(CRK-MB、CRK-BB、CRK-MM)、血磷等出现增高;⑥胃肠的减压液、肛门排出物以及呕吐物出现血性,腹腔内积液出现时间较短或者腹腔穿刺时出现了血性液;⑦保守治疗无效或者患者症状加重。本组118例粘连性肠梗阻患者满足以上1项指标的发展成为肠绞窄的有30例,具有以上2项及2项以上指标的15例患者中11例发生了肠绞窄。

虽然粘连性肠梗阻的治疗方法有很多,但是就目前而言,临床外科医生遇到的难题是如何准确合理的判断粘连性肠梗阻患者是否需要进行手术治疗以及如何正确选择进行手术的时机。因为粘连性肠梗阻患者中绞窄发生率为10%-25%,并且一旦患者出现肠绞窄,会引发严重的后果,因为此时患者可能不仅出现了肠绞窄也可能发生了肠管的坏死穿孔等较为严重的临床并发症,严重者甚至会威胁到患者的生命。但是进行开腹手术治疗松解粘连后有可能发生新的粘连,并且新的粘连再发生梗阻概率又比较高,因此临床外科医生需要准确把握对患者进行手术治疗的时机,这也是肠梗阻患者病死率降低的关键所在。而造影检查技术的应用,能够准确判断患者肠腔的形态、充盈大小、病灶位置、和周边的关系、部分的病因等,可作为判断是否需要手术的指标。

总之,粘连性肠梗阻的治疗,大部分是不需要手术治疗的。因此,临床外科医生在工作中需仔细观察患者症状,积极治疗,如若发现需要进行手术的指征,则需把握进行手术的时机,尽量避免耽误诊断,同时采取安全有效的治疗方法,从而减轻患者痛苦。

参考文献

[1] 陈清云, 付谦. 针刺治疗粘连性肠梗阻疗效观察[J]. 上海针灸杂志, 2014. 33(1): 59.

[2] 黎晓彤, 张吉银. 手术治疗粘连性肠梗阻护理体会[J]. 临床合理用药, 2014. 7(1): 164-165.

[3] 梁文丽. 粘连性肠梗阻手术治疗的护理体会[J]. 中国误诊学杂志, 2012, 12(18).

[4] 刘晓清. 腹部手术后粘连性肠梗阻 89 例治疗分析[J]. 山西医药杂志, 2013, 42(2).

[5] 许雪飞, 丁丹. 临床术中粘连性肠梗阻手术的多重要素研究[J]. 吉林医学, 2013, 34(30): 6254-6255.

[6] 黄宏锋, 张荣斌, 周典传. 非手术治疗粘连性肠梗阻 173 例分析[J].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3, 38(8): 1019-1021.

[7] Komatsu I,Tokuda Y,Shimada G,et al. Development of a simple model for predicting need for surgery in patients who initially undergo conservative management for adhesive small bowel obstruction[J]. Am J Surg, 2010,200( 2):215-223.

论文作者:黄兴智,刘彪

论文发表刊物:《医药前沿》2014年第4期供稿

论文发表时间:2014-5-6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