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在日内瓦会议期间为恢复印度支那和平所作的努力_胡志明论文

周恩来在日内瓦会议期间为恢复印度支那和平所作的努力_胡志明论文

周恩来在日内瓦会议期间为恢复印度支那和平进行的努力,本文主要内容关键词为:印度支那论文,日内瓦论文,周恩来论文,和平论文,努力论文,此文献不代表本站观点,内容供学术参考,文章仅供参考阅读下载。

1954年4月举行的日内瓦会议讨论了恢复印度支那和平问题,在会议期间,周恩来对恢复印度支那和平起了重要作用。

为参加日内瓦会议作精心准备

根据朝鲜停战协议,1954年1月在柏林召开了苏、美、英、法四国外长会议。会议于2月19日发表公报,建议1954年4月26日在日内瓦举行会议,以期对朝鲜问题取得和平解决,并讨论恢复印度支那和平的问题。

中共中央对日内瓦会议十分重视,曾专门开会研究制定参加会议的原则、方针等问题。特别是周恩来,他从1954年2月就着手进行各方面的准备工作,收集、熟悉、研究印度支那各国情况及参加会议各国的态度、动向。他说,以前同马歇尔谈判时,我们还没有夺得政权,那是野台子戏。这次我们到日内瓦,是第一次参加正式的国际会议,是登国际舞台,要同苏联、朝鲜、越南等兄弟代表团互相配合好。这个是舞台戏,要有板有眼。我们一定要争取有收获而归。

3月初,中央起草了关于准备参加日内瓦会议的意见,并指定周恩来为首席代表,张闻天、王稼祥、李克农为代表,王炳南为秘书长。

当时,国际上是两大阵营对垒。为了使会议取得进展,4月1日周恩来访苏,协调中苏两国对会议采取的方针、政策。赫鲁晓夫对会议的前景比较悲观,他说:对它不必抱有过大的希望,也不要期望它能解决多少问题,它可能根本解决不了什么问题。结局是我们难以预料的。周恩来则认为:中国、朝鲜、越南等能够一起出席这次国际会议,这本身就是胜利。如果能够解决一些问题就会有更大的收效。周恩来有信心经过努力解决一些问题。

关于越南问题

1945年日本投降后,法国发动印度支那战争。

9月2日,越南人民在胡志明的领导下建立了越南民主共和国,随后老挝、柬埔寨的抗法力量也相继建立了寮国、高棉抗战政府。法国虽拒不承认印支三国的抗战政府,但由于它进行的是侵略战争,军事上又连遭挫败,法国国内要求和平的呼声越来越高。1953年7月朝鲜停战协议签订,也对和平解决印度支那问题推动很大。

1953年11月26日,胡志明在回答瑞典记者的书面采访时声明:如果法国政府“愿意通过协商来实现在越南的停战,并且采取和平方式解决越南问题,那么,越南民主共和国人民和政府将随时接受这种意图”。“在越南停战的基础是,法国政府真诚地尊重越南的真正独立。”[①]随后越南劳动党中央发表《告人民书》说:假如法国政府“愿意经过谈判获得停战”,“越南政府是愿商谈的”。

1954年3月,越劳党中央政治局三次开会研究在日内瓦会议中应采取的方针、政策。会议认为,停战线以东西划线,南北分界为有利。因3月13日越人民军已开始奠边府战役的第一阶段,停战线划在何处,应视军事情况的发展而定,越往南划越好。同时决定由范文同率团出席日内瓦会议。

3月下旬,胡志明、范文同到北京同中共中央领导人会晤。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等中央领导人对当时的国际形势作了分析,然后详细介绍了朝鲜谈判的情况及经验,对越南的抗战形势以及停战和谈问题也作了分析,提出争取在日内瓦会议上取得成果的种种建议,供越南同志参考。

4月1日,周恩来与胡志明、范文同飞往莫斯科,同苏联领导人研究印度支那的局势和应采取的政策、方针。

关于恢复印度支那和平问题的讨论

在日内瓦会议上,出席讨论关于恢复印度支那和平问题会议的国家有中、苏、美、英、法、越南民主共和国和法兰西联邦的三个国家——越南(保大)、老挝王国、柬埔寨王国。寮国、高棉抗战政府代表团只能进行会外活动。

5月7日,越南奠边府大捷。5月8日,正好是日内瓦会议第一次讨论印度支那问题。法国人因在奠边府的失败,十分沮丧。

5月10日,范文同在日内瓦会议上提出恢复印度支那和平的建议:“法国承认越南在越整个领土上的主权与独立,并承认高棉与寮国的主权与独立。”“缔结协定,规定在交战双方同意的时限内,自越南、高棉与寮国领土撤退一切外国军队。”“在越南、高棉与寮国举行自由普选。”[②]

中国、苏联代表团支持范文同的提议,而法、美、英、保大、老挝、柬埔寨等代表团不承认高棉、寮国抗战政府,在如何停战的问题上,争执不下。

为了争取和平,5月25日范文同在会上再次发言,重申印支全境同时停火,并对军队集结及调整地区问题提出了三点建议。

会前,周恩来对印度支那的情况并不清楚,中国只同越南民主共和国建立了外交关系并应越南的要求派了军事和政治代表团,而同寮国、高棉没有来往,同老挝王国、柬埔寨王国更没有来往。开会的第一天,老挝、柬埔寨代表在会场上骂中国是帝国主义。中国代表团的成员对此十分惊讶而恼火,可是,周恩来不仅没有发怒,反而会后派王炳南、师哲和这两国代表接触。从而了解到他们只知道中国支援越南民主共和国,因而认为越南民主共和国代替中国侵略他们。于是,周恩来请他们吃饭,通过谈话,使他们对中国有所了解,改变了看法,知道中国不仅支援越南抗法,而且也支持印度支那其他国家的抗法斗争。同时,周恩来从他们那里也了解到许多情况,法国的军队集中在越南和老挝,柬埔寨要求越南民主共和国的武装力量从他们的国家撤出。同时周恩来还多次和英国外相艾登、印度的梅农接触,了解情况,交换意见。

根据所了解到的实际情况,5月27日,周恩来提出:“关于双方军队集结地区,也就是双方地区调整问题,印度支那三个国家——越南、高棉、寮国的情况不完全相同,因而在双方地区调整原则确定之后,要根据三国的具体情况加以实施,因而解决办法也会有所不同。”[③]周恩来的提议合情合理,切实可行,会议因此决定越法双方军事代表谈判越南问题,外长会议继续讨论老挝、柬埔寨问题。

6月1日,法越双方举行会议,开始具体讨论划区、停战等问题。关于法、越军的集结地应集中划这一点,双方意见一致,但是以何处为界则分歧很大,法国人坚持在北纬18度,越南坚持在16度或14、15度线。老持、柬埔寨等国则坚持越南必须从他们的国家撤兵。会上各方僵持不下。

为了打破僵局,苏、越、中三国代表研究后决定由周恩来在6月16日的限制性会议上提出:

一、老挝和柬埔寨境内敌对行动的停止,将与越南敌对行动的停止同时宣布。

二、交战双方司令部的代表,就有关在老挝和柬埔寨境内停止敌对行动的问题,在日内瓦并在当地开始直接谈判。

三、敌对行动停止后,即不许从境外给老挝和柬埔寨运入新的陆、海、空军部队和人员,以及各种武器和弹药。

四、国际监察委员会的权力应扩展至老挝和柬埔寨,但应照顾到各国的特殊情况等。[④]

周恩来解释说,停止敌对行动问题,包括两方面。一方面是研究老挝和柬埔寨两国本国敌对军队的部署问题;另一方面是研究一切外国军队撤退的问题。越南民主共和国5月10日建议的第二点,早就提出“缔结协定,规定在交战双方同意的时限内,自越南、高棉与寮国领土撤退一切外国军队”。这已讲得很清楚。[⑤]随后范文同、莫洛托夫发言表示支持。法国当场表示重视此建议。美国代表史密斯也认为这个建议是合理的。

打破僵局

6月19日,由于已进行快两个月的会议没有取得任何实质性的进展,会议决定双方司令部代表在日内瓦会谈,在21天内就老挝、柬埔寨停止敌对行动作出最后的报告。与会国外长决定休会。20日,莫洛托夫、史密斯及各国外长纷纷离开日内瓦回国。

周恩来利用这一时机展开了工作。20日,他与柬埔寨王国代表团团长会晤,21日,与老挝王国代表团团长会晤。21日晚,又宴请越南、柬埔寨、老挝三国代表团团长及成员,由此,这三个国家的代表终于坐在一起。周恩来给他们介绍后,三国代表即用法语交谈,互道过去相识的情况及同学情况。席间大家为三国和平和四国友好干杯,并畅谈会议情况及各国情况。越、老、柬三国代表都认为直接接触有利于会议的进展并约定今后继续直接接触。在22日的会议上,老、柬代表的态度有显著的改变,斗争的矛头不再指向中、越,而是指向法国。

法国拉尼埃政府对停战缺乏诚意,引起法国人民的强烈不满,6月12日拉尼埃政府倒台,17日,主和派孟戴斯—弗朗斯组成新内阁,自兼外长,亲自率团到日内瓦谈判,并向法国公民许诺,若不能就印度支那问题达成协议就辞职。所以他一到日内瓦就对谈判采取了积极的态度。

6月23日下午,周恩来专程到伯尔尼拜访孟戴斯—弗朗斯。孟戴斯—弗朗斯首先讲法国议会已定下四周的期限(即到7月20日),要在这个期限内就印度支那问题达成协议。接着,周恩来介绍了中国的方案。孟戴斯—弗朗斯听后认为双方意见十分接近,他表示:要集中精力解决停火问题,包括集中区的问题。军事专家的讨论要迅速进入具体化阶段。并且说:根据范文同5月25日所提出的建议,成立两个集结区是可以解决的。越南方面所要求划的比实际情况过于向南,先军事讨论取得协议,留几天让外长们回来签字。周恩来则建议他直接与范文同接触。他表示视会议进展情况而定。孟戴斯—弗朗斯对这次会谈十分满意,他表示:愿意尽力使法国和中国、越南之间的友谊关系建立起来。

这次会谈不仅坦率地交换了意见,而且促进了双方的了解和信任。这对印度支那问题的解决起了积极的、决定性的作用。7月7日莫洛托夫从苏联回到日内瓦后,看到在周恩来的斡旋下会议的形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感到非常惊奇。

柳州会谈

由于越南民主共和国在对高棉及越南划区问题上要求过高,中国、苏联代表团认为:应以越南为争取重点,而在高、寮则可酌情让步。根据我们在高棉的实力情况,在高棉划区不可能,只有按就地停战,双方协商,中立国监察的办法政治解决,将寮国西北部划为边区。6月17日,周恩来致电中共中央,认为目前形势是:如我能在军事会谈中提出合理的具体方案,即可争取与法国迅速解决问题,达成停战。这样可推动法国新政府抵抗美国干涉。这对东西方都是有利的。所有这些关键性问题必须说清楚。

中央同意周恩来的看法,经和越南劳动党商议,决定周恩来到广西边境与越劳党中央领导人会晤,取得一致意见,以使日内瓦谈判获得进展。

随即,周恩来回到广西,同胡志明、武元甲、黄文欢等领导人会晤,并单独和胡志明进行交谈,决定了第二天的开会事宜。

会谈从7月3日到7月5日在柳州举行,共开了8次会。参加会谈的,中国方面有周恩来、韦国清、罗贵波、解方、陈漫远、乔冠华;越方有胡志明、武元甲、黄文欢。

7月3日上午9时,会议由胡志明主持。武元甲报告了印度支那的军事形势。

下午,韦国清对军事情况做了补充介绍。随后,会议开始讨论。周恩来首先问:“如按美国不干涉、法国照样增加兵力的情况打下去,我们多久才能取得整个印度支那?”武说:如美不干涉,打得好,两三年可打下。他认为:现在法国的计划不是停战计划,主要是在收缩。第一是为了停战,为了在集结时避免被消灭。然而在另一方面,如收缩成功,则法军机动性增大。现敌在海防有四个机动团,敌可讨价还价,这样继续打下去,对敌人是有利的。胡志明也认为,如果美国不干涉,要打败法国“时间至少是三五年”。

讨论后,周恩来作了长篇发言,主要讲了以下问题:

(一)目前形势与任务。印度支那问题已经国际化,这是关键性的特点。它超过了朝鲜问题国际化的范围和程度。

印支是三个国家组成的。在三国中,武装、组织、党的力量都不同,虽然三国人民在反法帝上是相同的。

印支问题影响到整个东南亚,影响缅甸、泰国、马来亚、印尼、巴基斯坦、印度等许多国家。对澳洲、新西兰、锡兰、菲律宾也有影响。毛主席说:“稍一不慎,则影响10个国家近六亿人口。”

印支问题影响法国,法国在亚洲、非洲都有殖民地,影响了法国也就随着影响欧洲形势,所以亚洲和欧洲有密切的联系,日内瓦会议对法内阁有影响,使法改换了内阁,可见和法国在欧洲的地位和其国内矛盾均有关系。苏联为了缓和国际紧张局势,想支持法国。

(二)是用和平可以取得全越南,还是用战争可能取得全越南?即使美国不干涉,解放全越南也需三年。何况美国在干涉方面已动员半年。现在吴庭艳上台后值得注意。其言论表现完全亲美,美在指挥一切,美国可能帮助保大。

和平取得全越南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何时可以取得,需要有步骤。九号公路(位于17度线)现在似乎没有问题,我们可以保持,土伦港可以考虑再给法国用一两年,亦不失为一种办法。

印度、缅甸、印尼等国也不致不同意将来越南到越南民主共和国之手。所以,在越南举行选举的可能性比朝鲜要多些。这需要时间和工作。和平可能取得全越南。用选举统一越南的可能性在条件成熟时是有的,这样就需要印度支那三国关系搞好,和东南亚各国关系搞好。

美国的干涉有可能专门侵略越南,而不侵略中国。所以不如和平取得越南好。目前16度以北是有把握的。奠边府战役及国际形势使我们取得红河三角洲也没有什么问题。

是用和平能团结老挝和柬埔寨呢?还是用战争可以团结他们?答案是和平可以团结他们。用军事则只有使他们投向美国。

是用和平可分化法美呢,还是用军事可分化他们?和平可增加法美之间的矛盾,甚至孟戴斯—弗朗斯也说过,如不能和平只有国际化,如弗朗斯失败,在法国,目前很难找到适当的人组阁。

是用和平可分化英美,还是用军事可以分化他们?和平是可以分化英美的。印度支那打下去英美一定搞东南亚公约,把英美推到一起。

是用和平可以分化保大内部,还是用战争可以分化其内部呢?如果和平下来,保大不会很快和美国联起来,甚至有赶走吴庭艳的可能。用战争是不能把他们赶走的。

是用和平可以团结东南亚呢,还是用战争可以团结东南亚?前面已讲得很清楚,用和平可以团结东南亚,用战争是不可能团结东南亚的。

总之,和平在各方面都有利,会使美国孤立。

假如我们想和下来,而美国非破坏不可,我们将怎样办呢?当然只有打下去。越人民军愿意和平,这一定影响整个印支人民,影响东南亚。英法如果赞成和平,那么反对和平的只是美国和吴庭艳了。这样,我们就会站在理上。大家都同情我们。再打一个时期还会和下来,那时美国就会更孤立。

所以总的趋势是印度支那战争在适当的时候应当停下来。

(三)印支三国和平解决方案。停战的条件:

(1)同时停火;(2)划区;可以16度线为界,万一还不成,可考虑以九号公路(九号公路在17度线)为界。(3)不进入新的军队和武器弹药。这样就可堵住美国。(4)不得建立任何军事基地。敌人对这点无法反对。我们并无必要建立军事基地。对老挝和柬埔寨必须与对越南不同。越南是越南自己同志奋斗出来的,影响及于整个越南。老挝、柬埔寨的奋斗目标是自由、民主、独立。这两国应是所谓东南亚型国家。其特征有三点:(1)最主要的,是必须有和平愿望,不参加任何侵略集团,不参加任何军事联盟。(2)对我们(中国和越南)友好而不敌对,接受中印、中缅联合声明中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3)国内有一点民主,主要表现在政党能自由活动。总的说来,争取半个以上的越南,人口一千三百万,然后经过选举争取整个越南。

老、柬的停战条件:(1)同时停火。(2)撤退一切外国军队和军事人员。三国情况不同,重点应在越南。莫洛托夫的意见是红河三角洲完全可以要到,主张这是重点。对老挝,他的意思是只要东北一块。柬埔寨由本地解决。我个人看法也是如此。这事尚待劳动党中央下决心。

(四)谈判方针。八周以来的谈判是有成绩的。范文同可主动和法国外长见面——或到巴黎公开会面,或到法瑞边境秘密会面,这有很大好处,对越南以及对孟戴斯—弗朗斯都有利。

下午,由胡志明做结论。他说:我们要帮助孟戴斯—弗朗斯,使他不下台,这对我们有利。在11月份以前,必须和法国搞好,取得和平。因为11月以前美国要选举,对干涉有顾虑,11月以后就不保险了。现在越南是站在十字路口,可能和,也可能战。主要方向是争取和,准备战。工作的复杂性在于得准备两套。对一般人,甚至干部,这问题会显得很复杂。过去的口号是“抗战到底”,现在却又和了,到底哪个对呢?他们会问。首先问题是打通思想。虽然困难很多,但首先靠越南同志的努力,此外还靠中国同志的帮助。劳动党中央的工作是打通高级干部的思想。接收河内、海防需要准备一批干部。现在最担心的是干部不够,恐怕还得请些顾问帮忙。

会议产生了一份文件:《关于日内瓦会议的方案和谈判问题》。

7月5日下午,越劳动党中央将此方案电告在日内瓦的范文同。同时周恩来电告中共中央。

周恩来与胡志明商定,在中越领导人离开柳州的第二天(7日),中越双方同时发表简短的公报。

达成协议

在周恩来离开日内瓦期间,法越一直在谈判。7月9日,日内瓦双方首席军事代表会议召开后,越方提出以位于14度、15度之间的19号公路为分界线。然而法方认为与他们的要求相距甚远。双方争执得很激烈。

7月10日,周恩来抵达莫斯科,就印度支那问题与苏共领导会谈。苏共中央认为应支持孟戴斯—弗朗斯为首的法国新政府,达成恢复印度支那和平问题的协议,争取迅速停战为上策。

7月12日下午,周恩来飞抵日内瓦,当晚与范文同会谈。周恩来建议范文同最好在孟戴斯—弗朗斯和艾登去巴黎同杜勒斯会谈前,找孟戴斯—弗朗斯主动会谈,并提出对一些重要问题的具体意见,以免杜勒斯从中破坏。周恩来说:柳州(会议)、北京、莫斯科几方面概括出的谈判方针是要主动、积极、迅速进行谈判活动,并力争解决问题。要使问题简单化,避免使谈判复杂化。要以法方为主要对象,提出的条件要考虑对方接受的可能性。

7月14日,范文同与孟戴斯—弗朗斯第三次会谈,范文同明确提出以北纬15度作为分界线。然而孟戴斯—弗朗斯仍然坚持在北纬18度划线,理由有三条:(1)九号公路是老挝的出海口;(2)土伦是必不可少的重要港;(3)顺化是保大的首都。会谈形成僵局。

7月18日,在法国人民要求和平的压力下,孟戴斯—弗朗斯向范文同示意可按北纬17度划分界线。既然法方已做出让步,为了达成协议,越、中、苏三国代表团于7月19日开会商定了我方最后的方案,并在当天将此方案交英国代表团。另外越、中、苏代表团还起草《对有关军事问题的决定》,于当日晚上在法越双方军事代表会议中提出。这两个方案打破了僵局,日内瓦会议出现转机。

从20日晚至21日中午,有关各方分别签署了在越南停止敌对行动、在老挝停止敌对行动和在柬埔寨停止敌对行动等三个协定。[⑥]

会议通过一项由九国代表参加的关于恢复印度支那和平的《日内瓦会议最后宣言》。

至此,长达75天的日内瓦会议结束。这个结果正如周恩来在最后一次会议上所说:“和平又一次战胜了战争。让我们更加坚定信心,继续为维护和巩固世界和平而努力。”

注释:

[①] 《胡志明选集》第二集第263页。

[②] 《新华月报》1954年第5期。

[③][④][⑥] 《日内瓦会议文件汇编》,世界知识出版社1954年版第192页,第250—251页,第270页。

[⑤] 《新华月报》1954年第8期。

标签:;  ;  ;  ;  ;  ;  ;  ;  ;  ;  

周恩来在日内瓦会议期间为恢复印度支那和平所作的努力_胡志明论文
下载Doc文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