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清淀粉样蛋白A的研究进展论文_杨海荣1(综述),梅峰2,罗朋立 2( 审校)

杨海荣1(综述) 梅峰2 罗朋立 2( 审校)

(青海大学研究生院2011级 810001)

【摘要】 本文通过对血清淀粉样蛋白A(serum amyloid A protein,SAA)合成代谢、SAA功能等方面进行阐述,了解目前SAA在临床医学中的研究进展。

【关键词】血清淀粉样蛋白A 脂质代谢 动脉粥样硬化

【中图分类号】R39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1752(2014)05-0122-02

SAA是一类多基因编码的多形态蛋白家族,参与了炎症反应、脂质代谢、动脉粥样硬化硬化等多种生理病理过程。SAA的研究在多种疾病的诊断及治疗中有着重要临床意义。

1.SAA家族及其合成与代谢

SAA是一种高度异质性蛋白,位于11号染色体短臂,代表一个相对分子量为12000的家族[1]。SAA有4种亚型,其中SAA1和SAA2蛋白是急性蛋白,在炎症的急性反应期迅速上升;SAA3基因在人类中不能表达;SAA4蛋白能够持续表达,但不参与急性炎症反应[2]。

SAA根据在体内表达情况,分为急性期SAA(acute SAA,A-SAA) 和组成型SAA(constitutiveSAA,C-SAA)。正常人体内SAA 主要来源于肝细胞组成性表的C-SAA,当机体受到感染、炎症、损伤等刺激后产生一系列细胞因子,在细胞因子的调控下A-SAA水平迅速升高,成为此时体内主要的SAA。A-SAA 的合成主要受IL-1 和TNF-α的调节,单独的IL-6对于A-SAA的合成影响不大,但IL-6 可与IL-1和TNF-α协同刺激A-SAA的大量表达[3]。近年来研究发现,正常组织细胞、肿瘤细胞以及动脉粥样硬化斑块中的多种细胞也能合成A-SAA。

肝内合成的SAA释放入血以后迅速与高密度脂蛋白(HDL)结合,并通过血清、细胞表面及细胞内的蛋白酶在肝脏降解。肝外细胞产生的SAA 则通过细胞间的黏附及内吞作用经蛋白酶降解。

2. SAA的功能

2.1 SAA是一种炎症标志物

SAA是一种敏感的急性期炎性标志物,当机体受到感染、炎症、外伤、肿瘤等刺激后,肝脏细胞大量分泌SAA,血清中SAA水平随着机体炎性反应的发展可在5-6小时内迅速升高约1000倍[4]。另外,SAA半衰期只有50min,当机体炎性反应控制以后,SAA迅速降至正常水平,这种特征使SAA可作为反映机体感染或创伤等炎症状态的敏感指标,同样能够作为炎症恢复的评价指标。

相关研究表明,SAA不仅是炎性标志物,也是炎症信号触发剂。

期刊文章分类查询,尽在期刊图书馆Yang等[5]表明SAA可诱导IL-6、IL-8和MCP-1等多种促炎性细胞因子的分泌,促发全身系统性慢性低度炎症的发生。同时它能够刺激巨噬细胞、内皮细胞等相关靶细胞,上调各种炎症因子的表达,进一步加重机体的炎症水平。[6]

2.2 SAA与血脂及动脉粥样硬化的关系

SAA是高密度脂蛋白的载脂蛋白。游离的SAA进入血浆后,能迅速与HDL结合,从而形成急性相时的SAA/HDL复合物。SAA 结合到HDL分子上后能使其更容易与血管上的蛋白聚糖黏附, 导致HDL分子在血管壁上的聚集被氧化或是被酶分解[7] 。

SAA 作用于人类内皮细胞,刺激组织因子的表达,引起和加重血管动脉粥样硬化形成,其机制包括如下三个方面:①SAA与HDL结合导致HDL功能及代谢改变;②引起巨噬细胞和淋巴细胞的粘附和趋化,导致动脉粥样硬化斑块内炎性细胞侵润,扩大脂质核心;③与补体系统相互作用,导致内皮损伤;刺激巨噬细胞对基质MMPs的分泌和平滑肌细胞内胶原酶的分泌,使胶原、胞外基质和基质蛋白降解,使动脉粥样硬化斑块内部结构破坏,纤维帽变薄而脆弱,导致易损斑块形成。[8]

3.展望

SAA作为一种新颖的蛋白质应用于临床多种疾病的研究,发现它是发现心血管疾病危险度的强有力的预测因子。随着人们对SAA认识的不断加深,它在炎症反应、心血管疾病、肿瘤等疾病的早期诊断上会有广阔的应用前景,并可进一步探讨针对SAA来减轻或延缓多种疾病的发生及发展的对策。

参考文献

[1] 侯文全,周凌云,侯文锋等.冠心病患者血清四项指标水平研究.检验医学与临床,2010,7(18)1938-1940.

[2] 陈月梅,蒋洪敏,血清淀粉样蛋白A与肾脏相关疾病的研究进展,Chin J Lab Diagn,July,2012,16(7):1334-1336.

[3] Urieli-Shoval S,Linke RP,Matzner Y.Expression and function of serumamy loid A,amajor acutephase protein,innormal and disease states [J].CurrOpin Hematol,2000,7(1):64-69.

[4] UhlarCM,WhiteheadA S.Serumamy loid A,thema jorver tebrate ate-phasereactant[J].Eur J Biochem,1999,265(2):501-523.

[5] Yang RZ,LeeM J,H u H,eta.l Acute-phase serumamy loid A:an inflammatory adipokine and potential link between obesity and its metabolic complications. PLosMed,2006,3(6):884-894.

[6] 朱大龙,童国玉.血清淀粉样蛋白A-联系肥胖及其代谢合并症的促炎性脂肪细胞因子[J].国际内分泌代谢杂志.2006,3(3):205-206.

[7] Uriel-i Shova l S, Linke RP, MatznerY. Expression and function ofserumamy loid A, amajoracute phase protein, innormal and disease states[J].CurrOpin Hemato,2000,7:64-69.

[8] Zhao Y,Zhou S,Heng C K.Impact of serumamy loid A on tissefactor and tissue factor pathway inhibitor expression and activity inendothelial cells[J].Arterioscler,Thromb Vasc Biol,2007:1645-1650.

论文作者:杨海荣1(综述),梅峰2,罗朋立 2( 审校)

论文发表刊物:《医药前沿》2014年第5期供稿

论文发表时间:2014-5-6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