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通量透析对血液透析患者的影响论文_兰倩宇1 (综述),褚以德2,胡文博 2 (审校)

兰倩宇1 (综述) 褚以德2 胡文博 2 (审校)

(1青海大学医学院临床医学系 青海西宁 810001)

(2青海省人民医院 青海西宁 810001)

【摘要】 高通量透析(HFHD)即使用高通量透析器进行血液透析治疗,清除患者血液中的毒素,改善患者预后。本文通过对国内外一些文献的分析,总结高通量透析对透析患者的影响。

【关键词】 高通量透析 血液透析 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

【中图分类号】R559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1752(2014)05-0122-01

半个多世纪来,血液净化方式不断更新,高通量透析应运而生,它对血液透析患者的影响主要有一下几个方面:

1 对高血压、脂质代谢的影响

心血管疾病是导致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MHD)死亡的首要原因,密切影响患者的预后,HEMO提出:高通量透析可减少MHD患者心脑血管疾病的发生、死亡风险[1],国内也有专家发现高通量透析对尿毒症难治性高血压有显著的治疗作用[2]。

脂质代谢异常可诱发心血管疾病,血TG、TC增高能加快动脉粥样硬化的形成和发展,直接影响MHD患者的存活率[3]。陈蕊等研究发现高通量透析可纠正患者的脂质代谢紊乱[4]。

2 对甲状旁腺激素及钙磷代谢的影响

当患者血游离甲状旁腺激素(iPTH)大于正常值的3倍时,可加重心肌损害程度,其原因主要有:1、iPTH与血管平滑肌受体结合,促进Ca2+内流、平滑肌收缩,血压升高;2、使平滑肌细胞肥大、血管壁增厚;3、血iPTH降低后,患者血压也随之下降[5]。国内研究表明高通量透析对iPTH升高有预防和治疗作用[6]。

吴欣等[7]对合并有肾性骨病、皮肤瘙痒等表现的患者进行分组治疗,结果显示高通量透析能有效纠正钙磷代谢紊乱。

3 对β2-微球蛋白的影响

血β2-微球蛋白蓄积会导致透析相关性淀粉样变,其值每上升10mg/l,死亡危险将增加11%[8]。2009年欧洲MPO研究发现,高通量透析可以显著降低MHD患者血β2-微球蛋白含量,提高患者生存率。

4 对微炎症状态的影响

微炎症状态是指持续存在的低水平炎症状态,是诱发心脑血管疾病的独立危险因素[9]。国内外大量对比研究证实,高通量透析器具有较大超滤系数、吸附能力和良好的生物相容性,能有效清除微炎症细胞因子,改善MHD患者预后[10-11]。

5 对患者其他并发症的影响

不安腿综合征(RLS)表现为夜间睡眠时双下肢不适,被迫不停地移动或下地行走,可能与大中毒素分子蓄积有关。

期刊文章分类查询,尽在期刊图书馆高通量透析中透析膜孔径大,增强了中、大分子溶质的清除,从而改善患者RLS症状[12]。

尿毒症性皮肤瘙痒(UP)可能与患者血iPTH浓度、组胺异常分泌、神经病变等密切相关,可导致透析预后不良[13]。毕会[16]等研究发现高通量透析可减轻患者UP症状。

蛋白-能量营养不良(PEM)也是MHD患者常见的并发症之一,与病死率及患病率显著相关。高通量透析治疗可提高患者血清白蛋白水平,更好地改善患者营养状况[14]。

综上所述,高通量透析在降低透析患者心血管事件发生率、调节矿物质及钙磷代谢、改善营养状况和微炎症状态、减少皮肤瘙痒等各种不适症状等方面的作用明显。

参考文献

[1] Delmez JA, Yan G, Bailey J, et al. Cerebrovasular disease in maintenance hemodialysis patients: results of the HEMO study. Am J kidney Dis, 2006,47:131-138.

[2] 李月红,晓明.应用FX60透析器对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慢性并发症的影响.中国血液净化,2011,10(3).

[3] Ansell BJ. Hyperlipidaemia and cardiovascular disease[J], Curr Opin Lipidol, 2008,19(4):433.

[4] 陈蕊,刘昌华.高通量透析对尿毒症血液透析患者血脂代谢的影响. 辽宁医学杂志,2011,25(5):232-234.

[5] 王磊,王梅.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高血压的控制及相关因素分析.中国血液净化,2009,21:84-87.

[6] 张亚琴,丁莉,高通量血液透析对尿毒症患者血β2-微球蛋白的清除效果和微炎症状态的影响[J].中国实用医刊,2012,39(6):60-61.

[7] 吴欣,于黔.不同血液净化方式对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肾性骨病相关因素的影响.实用医学杂志,2011,27(21):3898-3900.

[8] OkunoS, Ishimura E, Kohno K, et al. Serum β2-microglobulin leves is a significant predictor of mortality in maintenance hemodialysis patients. Nephrol Dial Transplant, 2009,24(2):571-577.

[9] De Mutsert R, Snijder MB, van der Sman-de Beer F, et al. Association between body mass index and mortality is similar in the hemodialysis population and the general population at high age and equal duration of follow-up[J].J Am Soc Nephrol,2007,18:967-974.

[10] 蔡砺,刘慧兰,吴华,等.高通量血液透析可以有效地清除β2-微球蛋白和改善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的慢性炎症状态[J].中国血液净化,2010;9(1):25-28.

[11] 王彤,涂阳科,安文文,等.不同血液净化方式改善尿毒症血液透析患者不宁腿综合征的临床研究[J].中国血液净化,2009:8(3):155-157.

[12] Narita I, Iguchi S, Omori K, et al. Uremic pruritus in chronic hemodialysis patients. J Nephrol. 2008;21(2):161-165.

[13] 毕会,张敏.高通量透析膜对维持性血液透析透析过程中溶质清除及皮肤瘙痒的作用.中国组织工程研究与临床康复,2011,15(29):5493-5496.

[14] 万柯,温黎青.改良定量主观全面评价法筛查不同通量血液透析患者的营养状况,中华临床营养杂志,2009,17(1):64-65.

论文作者:兰倩宇1 (综述),褚以德2,胡文博 2 (审校)

论文发表刊物:《医药前沿》2014年第5期供稿

论文发表时间:2014-5-6

相关文章